正在播放:雪域雄鹰日剧
雪域雄鹰日剧
  • 雪域雄鹰日剧

  • 状态:更新至45
  • 简介:色涩影院 但她还没问出声,下一瞬震耳欲聋的DJ就消失了。“顾总,还希望你不要介意,护护小姑娘。”付蓉蓉清脆的声音在玻璃砌成的隔间响起,让夏希凝和那所谓的顾总都听得清清楚楚。顾慕时白色的衬衣解了几颗纽扣,慵懒的靠在卡座上,微眯着眼不悦的看着面前自作主张的女人。付蓉蓉被他眼里的寒气惹得发颤,但却自己给自己壮胆,直接将夏希凝推到了卡座的皮沙发上。她觉得只要小姑娘坐在这,就不会有人再敢来纠她!顾慕时厌恶付蓉蓉的做法,目光阴郁瞥向夏希凝,看到她如同小白兔般受惊的往沙发底下躲。“喂。”他眼里的寒意积压,声音冷得刺骨,嫌弃之意毫不掩饰,想要警告她不用装模作样。夏希凝弓着身子,仿佛将自己当成鸵鸟还不罢休,连宽大的衣帽都拉起来带上。她满脑子都是该怎么从这全是保镖的舞池越过!顾慕时不知道她搞什么鬼,但因为她的忽视,因为看不全她的脸,果决的抬手,将她的帽子往后拉。白皙透红的脸十分的稚气,脸上没有任何的妆容更显得清纯无比。她连口红都没抹吧,所以唇瓣才会看起来那么的晶莹和粉嫩。他看得不禁抿唇,想去触碰她娇嫩的粉唇。夏希凝察觉到身边坐着的人竟然将自己的帽子拉了下来,下意识的转头去看顾慕时。她明亮的眼睛缓慢的眨了眨,看着眼前的男人。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眸光隐约的透着不悦和疏离,五官如同雕刻出来的艺术品,精致得不真实。特别是昏暗的光辉映着他的脸,仿佛给他描绘着轮廓和阴影。她看痴了,人生第一次发现镜头之外,没有美颜的人可以好看成这样。少女的心突然泛起了涟漪,好想好想将这样的人据为己有!她以前做过星探,所以在对顾慕时的向往和渴望弥漫开来是,脱口而出:“小哥哥!你想演戏吗?我捧你!”顾慕时因为夏希凝的话错愕了一瞬,看着她诱人的唇瓣微启,心里顿时生出了暴戾的因子。下一瞬,他抬手,掐住夏希凝的下巴。更拉进与她的距离,微烫的鼻息碰上在夏希凝的鼻端。“呵,该是谁捧谁?”性感的声音冷冷的哼了声,指尖不住的用力,惹得夏希凝发疼。下巴的皮肤红了起来,夏希凝疼得咽唔出声。她感觉到鼻端萦绕着酒气,惊得猛推身前的人,心里不住的懊恼!顾慕时感觉到自己的胸膛上多了柔软温热的触感,身体从未有过的感觉令他很不舒服!他眼里掠过异色,冷笑着松开了她。“滚。”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迫人,将夏希凝推到一边去。夏希凝的背脊撞击在沙发上,虽然不疼,但被人像丢垃圾一样的甩开!她很生气!她紧攥着手心,咬牙瞪了顾慕时一眼。混蛋!王八蛋!我记住你张脸了!回去就让人往死里整死你!顾慕时感觉到女人对自己的怨恨,目光如冷箭直迎上夏希凝的眼睛,看见她吓得讪讪的缩回脑袋。“呵呵呵...那个...我这就滚!”夏希凝讪笑,快速的起身从他身前跑过,宽大的袖子乱荡,竟然拂倒了桌上的高脚杯!红酒瞬间淋在顾慕时白色的衬衫上,更顺着腰线,倾湿了当部!他感觉到自己的腰部,甚至是当部!一片清凉!眼里积蓄起戾气,抬手抓住要逃离的小狐狸,将她甩在沙发上。“放开!我不是故意的!”夏希凝没想到他的动作那么敏捷!此地无银的控诉。顾慕时冷笑,看着恐惧却也更加努力抬头挺胸,要和自己对抗的女人。“呵,既然想玩把戏,那我配合你不好吗?”他声音里带着满满的不屑,又带着嘲讽,冷得渗人。夏希凝的双腿被他的膝盖压制,怎么用力都推不开他,以前引以自豪的三脚猫在此时根本起不了作用。她紧咬着牙,愤恨的盯着他。顾慕时怒视她,手毫不留情的掐住她小巧精致的下颚。“说话!”暴戾的语气和声音,显露出他的不满有多么深。夏希凝努力的吸气,忍着下颚传来的疼痛感。她在脑里风暴时,想到他刚才对自己的厌恶和嫌弃,急中生智!“先生!其实我是姐姐叫来的小姐!”话落,她一改自己的态度,强迫自己露出笑容来。一会铁骨铮铮,一会又将谄媚演得入木三分。顾慕时微眯着眼,看着笑容嫣然和讨好的女人,突然对她这矛盾的性格有几分好奇和拭目以待。“那现在,展示你的业务能力。”他的声音和语气,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。夏希凝的笑容僵住,干巴巴的笑:“呵呵呵……”展示你妈X!她不敢骂出声!顾慕时觉得她的笑声难听至极,捏着她下巴的手猛然收紧,制止她再笑得那么的虚伪。“需要我教你?”他声音里的轻佻,夏希凝还未深究,就被他直接揽过腰,提了起来!她慌了,却也努力的跪着,一丝都不敢放松。她怕自己绷不住,下一瞬就坐在男人的那个部位上啊!“先生!先生!冷静!你是嗑药了吗!”她惧至最极时,已经没有再扯的心思,颇有安抚开导他的意思了。这跨坐,在男人身上的姿势真的太令她羞耻了!顾慕时被醉意迷惑,听着她软糯纤细的声线恳求自己,觉得美妙,果决的用力,拉着她坐下去。“嘶——”瞬间,夏希凝倒吸了口凉气。她感觉到湿润的布料的接触,而后她也湿了!“什么鬼!你个混蛋!”她无法再理智,恼怒的抬手,往顾慕时的脸上扇去。顾慕时敏捷的抬手抓住,他感觉只要稍微用力,这纤细的手腕就会被自己折断。换做以前,他一定这么做。但他现在,看着女人,不。他在心里换了个称呼。看着女孩俏丽的小脸气鼓鼓的,红了眼眶瞪着自己,他笑了。“自食恶果的感觉,如何?”他薄凉的说,眼里是深深的邪魅。他知道她的抗拒和不适,却一直将她的双手禁锢,直接环在她的周身,掐着她的腰稳当当的坐在自己身上。他开始莫名的觉得,她的气急有些可爱……红酒的冰凉和湿润传导,令夏希凝更加慌张的,还有男子独有的特征。“放开我!”她挣扎起来,却被束缚得更紧。顾慕时感觉到她贴着蹭着,眸光变得黯淡深邃。“不想在这被办了!就老实点!”他没想到自己的自制力会突然之间崩坏,掌握在他手里的主动权开始离散。他声音变得暗哑,吼着不知死活的夏希凝。夏希凝不敢动了,真的不敢。她混迹娱乐圈多年,什么都懂,眼前发狂的男人,现在这样的姿势意味着什么,她都明白!“求你放开我。”她抽掉所有力气,硬逼自己留出几滴求饶的眼泪。顾慕时的瞳孔骤然一缩,不知道是因为听见她带着哭腔的声音,还是看到她弥漫着雾气的眼眸...他无法判断,因为下身传来的感觉,太过急切和猛烈。夏希凝没想到自己的示弱激起了男人的变态嗜好,眼里顿时全是不敢置信。“放开我!”她到底还是挣扎起来,不想被束缚在他的身上!顾慕时的心狠狠的抽了一下,被她泪水触及的手仿佛被烫到,极快的收回,将夏希凝推倒在沙发上。这次,他的力气恰到好处,不像刚才带着厌恶时那样的无情。在瞥见自己的反应,长臂利落的拿起角落的西装上衣,披在自己的腰间乃至当初支起小帐的地方!“什么人。”他紧拧着眉发问。夏希凝,怨恨着酒鬼加色狼的顾慕时,从沙发里攀爬起来后想直接跑掉。“我一定会报仇!”她紧咬着牙,声音其实很小很小。她只是气得没办法再忍耐,所以才憋不住这句话!顾慕时稍有缓解的情绪顿时又被激起,长臂一伸将人重新扯回来。但这次小屁屁是坐在沙发上!这让夏希凝松了口气。顾慕时将她的神情尽收眼底。“什么人。”他冰冷的声音再次重复刚才的话。夏希凝挣脱不开顾慕时,她抬头看着将自己收在她臂弯下的男人。“不要碰我!”她怒气腾腾,但也不再白费力气。白费力气的事情她从来不做。顾慕时眸光渐黯,看着微扬的小脸上满是倔强,声音散漫:“不是出来卖?恩?”夏希凝惊觉是自己刚才给自己挖了坑,看着面前人模人样的男人,心下突然有了主意。她的思绪飞快,十年来的独立和坚强令她极快的收起恐惧。她努力的努努嘴,回头看着顾慕时,一脸诚恳和讨好。“叔叔你好,其实我不是!我是今天和哥哥来这开开眼界的!”她的语气,强调意味很重。“其实我还未成年,所以你不能碰我,那是犯罪的!”她说着说着,觉得自己真是十分聪明!而且她凝视着顾慕时的眸光里,渐渐了没了那么深的厌恶和恼怒。她不能不承认啊!这个男人真的是天仙下凡啊!想起自己以前的豪言壮志……睡尽天下绝色的男人,包养体力上佳小狼狗!顾慕时听到夏希凝对自己的称呼,眼里再次积蓄起凌人的寒意。“叫什么。”声音沉要将人压死。他是叔叔?呵!夏希凝被冻得一颤,脑海里的粉红瞬间被冲散!“叔叔!我真的还小!虽然你看着很年轻,长得很好看!但是你肯定担得上我一声叔叔的呀!”她提着自己的嗓子,故意装着天真和单纯。她很自信的觉得,自己这张脸完全可以蒙骗过关啊!顾慕时看着女孩明亮的眼睛泛着光泽,努力的说服自己,故意当着她的面,拿出自己的手机。修长的手指极为好看,单手就能在屏幕上滑开点弄,拨了个电话出去。“喂,110吗?我举报未成年进入酒吧应招。”夏希凝恍然有惊雷劈到她的头上! 啵啵电影网 色涩影院 啵啵电影网色涩影院

其他
友情连接